您的位置:首页 » 情感心理 » 艳遇开始 危险也随之开始

艳遇开始 危险也随之开始

  一次委身,她缠上了我

  如果珍荣(化名)没有介入我的生活,我的生活仍然过得风平浪静,贤惠的妻子、听话的儿子、不错的职位,然而现在,这一切一去不复返了,我与妻子离了婚,儿子不理我了,我还被单位免了职。

  事情的起因要从1998年说起。我当时任某单位的小头,那年夏季的一个炎热夜晚,我加班晚了在单位留宿,突然听到一阵敲门声。打开一看,珍荣站在屋外。

  珍荣是一位能说会道的老板娘,蛮能干。有次我们单位组织个体户开会,要代表发言,与会者默不作声,珍荣带头发言,言辞激奋,博得与会者纷纷响应,会议取得很好的效果,我对她心存感激。此时,她来找我,不知有何事?

  珍荣闪身进屋,屋里狭小,没有板凳,她一屁股坐到单人床上,身上的香气随着她的轨迹划出一条长长的弧线。

  珍荣说她的照相店生意不好,前段时间因与另一老板明争暗斗抢生意,矛盾激化,被对方打伤,后来珍荣打赢了官司,生意却仍不见起色。珍荣楚楚可怜地哀求我说:“景兴,你那么有板眼,替我想点法子。”

  因为珍荣抬过我的庄,我知恩图报答应帮她。珍荣高兴地从包里掏出两条烟塞给我,并拉我坐到她身边,她不停地述说着这些年做生意的艰辛,说着说着,她把头靠到了我肩上。禁不住珍荣的诱惑,我顺势抱住了她……

  如果说那夜我们只是肉欲的冲动,那后来我们的一次次出轨,则让我陷入到对她的一往情深中,无法自拔。

  我力所能及给珍荣最大的关照,珍荣的生意日渐好转。为了报答我,她总在我加班时跑到我的宿舍陪我聊天,照顾我。2003年,我调到另一个单位后,又帮她介绍了些业务,珍荣赚得更多了,她先后买了2处门面,对我越发殷勤。

  珍荣不止一次地动员我离婚,她说:“我们家随么事都是我做主,我甩那个老公像甩个苕,你先离了,我再离。”听到这话,我淡然一笑,维持一段婚外情容易,要拆散彼此的家庭,重新组合,要面对太多复杂的问题,我不敢奢望。

  一段隐情,纸包不住火

  我的妻子慧敏(化名)婚后虽没正式工作,却贤惠孝顺,把家收拾得井井有条,把我和孩子照顾得细致周到。自从我与珍荣好上后,我对慧敏的感情淡漠了,我们经常为一点小事争吵。接二连三的争吵,让善良的慧敏伤透了心,一次吵架后,她撕毁了结婚证。

  每次和慧敏争吵后,珍荣总是劝我:“你赶快把婚离了,离婚后直接搬到我这里来。”然而珍荣迟迟未与老公厚扑(化名)提及离婚的事,直到有一天,厚扑发现我与珍荣的私情。

  去年2月,春寒料峭。我趁休息到珍荣家玩,珍荣家里摆着2桌麻将,一位牌手起身告辞,我补了缺。此时,平日忙着守店的厚扑坐在另一张牌桌上,玩得正欢。

  我手气很背,打了几圈赖子,连连放炮,按规定每打一圈赖子放炮后就得重新摸风换座位,我换了好几次座位,珍荣总是忙着替我端板凳,并亲热地坐在我身边端茶倒水,指点牌局。厚扑打得口干舌燥,叫珍荣拿点水喝,珍荣没听见似的,不理不睬。

  我又炮声隆隆地放铳了,一旁观牌的珍荣好友大声说:“珍荣,你的景兴今天么样搞的,当了一天的炮手!”厚扑警觉地扭过头来观看,珍荣好友惊慌失措地捂紧嘴巴。

  牌局结束,厚扑外出守店,我鬼使神差地被珍荣留下来。

  次日凌晨,天蒙蒙亮,厚扑就赶回来了,他径直走到女儿的房间,摸了摸女儿的棉被,问:“你冷不冷,盖这么薄?”女儿说:“我把被子捂紧一点,就暖和了!”厚扑立即明白了女儿是独自睡,他对珍荣嚷道:“你居然留男人在屋里睡……”说着,便走到屋外,呜呜地哭了起来。

  珍荣对厚扑干吼了两声,进来推搡着我说:“他堵在前门,你赶紧从后门走,现在纸包不住火了,你赶紧回去离婚。”

  我回去后,找了个茬又和慧敏吵了起来,慧敏断言:“你肯定在外面有人了,不然你不会这么不可理喻!”大丈夫敢作敢当,我把与珍荣的私情坦诚相告,慧敏不吵不闹了,和我拿了离婚证。

  一桩车祸,因她而起

  去年年底的一天傍晚,我在单位刚把年终检查小组送走,又临时接到一个紧急任务,我决定亲自出马。

  我和司机驾车赶赴外地,路上,身患重感冒的司机痛苦得难受,我不得不安顿司机到医院输液,当处理完一切,已是深夜。我正准备回去休息,这时,手机响了,珍荣问我在干什么,我说刚忙完工作,准备回单位睡觉。珍荣半天没吭声,我便问她为何还不睡。

  珍荣笑着说:“晚上给你打电话,还不是想你想得睡不着。”珍荣恳请我到她那里过夜,我心潮澎湃,决定驱车100多公里,赶到珍荣家小憩。当我赶到她家时,已是凌晨2点多钟……

  次日清晨,我揉着睡眼惺忪的双眼,往单位赶,路上迎面开来一辆大卡车,避让不及,卡车撞上了我,汽车毁了,我被撞昏,不知昏睡了多久,才被送进医院。

  由于颅内出血,我在医院住了20多天。珍荣心疼地自责:“事情因我而起,我有责任。”

  经交通大队事故责任认定,卡车司机负全责。我的责任是无照驾驶,虽然我车技娴熟,但我没有驾照。

  当时,正值单位开展纪律教育整顿,为了从严管理,单位决定免去我的科长职务,扣除我的年终奖,并通报批评。扣奖和通报批评我能接受,但免职我不服,我气急败坏,和单位领导争吵起来,言辞激烈地辩解:“我无照驾驶是为了工作,唯一的过错在于没好好休息,处理太重了,我不服。”我怨气难咽,心灰意冷,懊恼至极。

  如果当初婉拒到珍荣家就好了,拒绝了她,就不会到她家过夜,不会那么晚才睡,不会疲惫地来回奔波那么长时间的车程,不会那么早出车,以至被撞一个多小时才被行人发现……

  我免职了,她不见了

  我的处分下来后,珍荣开始对我躲躲闪闪;我离了婚,一无所有了,珍荣对我避而不见。

  我费尽千辛万苦、心情沮丧地终于找到珍荣,珍荣见我突然而至,惊恐道:“你怎么来了?”我问她:“你何时能离?”

  珍荣支吾着:“厚扑前几天拿走我1万元钱,等我把钱要回来了再说。”一个急着摆脱婚姻藩篱的人付出任何代价在所不辞,何况区区1万元。我怀疑地问:“你不会是在骗我吧!”珍荣赶忙说:“你等着瞧吧。”

  我一心一意等着珍荣离婚的消息,曾经对我海誓山盟的珍荣却一再对我躲躲闪闪,没有一句承诺。

  我终于堵到了她,和她商量下一步的事宜。珍荣说:“你先去,我随后邀几个朋友到黄石找你。”可我到黄石后,一直联系不上珍荣。

  珍荣的手机摔坏了,我们联系只能通过她家的座机或朋友中转。珍荣不给我来电话,座机又打不通,我等得心急如焚,无数次电话恳求朋友找珍荣。朋友找了好半天,才告之我,珍荣到我单位告我强奸了她!

  简直是岂有此理!我气愤之极,我仕途得意时,珍荣对我笑脸相迎,现在免了职,她落井下石,将我一脚踢开。

  当我拖着沉重的步伐回到家,慧敏已把儿子转到寄宿学校,回了娘家,她搬空了家什,屋内空空荡荡,灰尘遍布,地上散落着乱七八糟的杂物,我内心苦楚,想让慧敏回来叙叙旧,慧敏不愿。我心灰意冷地说:“你现在不回,再回就收我的尸吧。”这话激怒了慧敏,这个一向低眉顺眼的女子愤怒道:“你死关我屁事,要死就到街上撞死,这样还可以给孩子留笔赔偿费。”

热门推荐

  1. “心病”该如何调节?
  2. 为什么字看久就不认识了?
  3. 容易生气动怒是怎么回事?
  4. 夏季当心情绪中毒,学会4招好预防
  5. 判断处女座是不是强迫症?这些年你误会过的强迫症
  6. 你不适合做他女友是为什么
  7. 中国人全球最怕老 “怕老”影响全身健康
  8. 年关情绪“四大怪”,缠住你了么?
  9. 有些焦虑是天生的
  10. 活得“轻飘飘”更焦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