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情感心理 » 翻开写满伤心的日记本

翻开写满伤心的日记本

  习惯不了的习惯

  “每次你出门的时候,我的心都一阵揪心的疼痛,你永远都不会知道,在你的背后有一双多么哀怨的眼睛。”―――选自凤莉结婚后的日记

  几个月前,是我丈夫跋倪(化名)的生日,一大早我就去订了生日蛋糕,买了一束玫瑰花,还特意准备了一对铂金挂链,那上面的坠子是一把小钥匙,我想用这来讨个“开心”的彩头。

  说实话,我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开心的感觉了。我们一家三口,有房有车,在许多旁人看来这是想也想不来的生活。但只有我自己知道,我过的是一种残缺的生活,因为每天晚上,留在房间里只有我和孩子。

  这大半年以来,跋倪几乎每天都是凌晨两三点才回家,我问他为什么回这么晚,他说生意大了,要应酬,现在的男人都这样。

  但我想,今天跋倪一定不会晚回,因为今天是他的生日,而且婆婆也刚好在我们家,一家三代人给他过个生日,一定会其乐融融的。想到这,我就忍不住笑起来。

  下午,我早早回家准备饭菜,却发现婆婆已经走了,打电话一问,婆婆是被跋倪送回家的。那个生日蛋糕也没有开封,跋倪把它放到了冰箱里。我突然意识到,我对生日的构想完全是我的一厢情愿,跋倪很可能还像往常一样要到凌晨才会回来。

  等到晚上9点,我给跋倪打了电话,他说他在外面,不过会尽快赶回来。9点半他给我回了个电话,说路上塞车。10点,还是漫长的等待,他仍是那句我在路上走……直到凌晨2点,他没有来过一个电话,我的心填满了疑惑。

  这样的状况,已经有大半年了,而我的感觉却要漫长得多,像过了半辈子。跋倪也许以为我习惯了他这样,其实我从来也没习惯。他不知道,他推门出去的时候,我的心里有多痛。

  安全不了的安全

  “我们的确才开始相爱,因为我从他身上可以看出一种丈夫的柔情,一种父爱的温暖,让我儿时的梦得以延续。在我模糊的记忆里有对父亲很深的感情与依赖。”

  ―――选自凤莉结婚前的日记

  结婚后,我很长时间没有再写日记,但自从他开始频频不归之后,我又开始在日记本上涂抹自己的心情,一个人的夜晚实在太冷清。

  在那样的夜晚,我常常回忆起我的过去。

  我从小父母离异,没有享受过多少父爱,最渴望的就是安定的环境和能依靠的肩膀。大学毕业,我怀揣着对初恋男友冬锡(化名)的不舍,搬到了与他邻近的一座城市。最后,因为彼此都割舍不下自己的事业,不愿到对方的城市去,最终我们不得不将这段感情草草埋藏。我不想再谈爱情,却阴差阳错经人介绍,认识了现在的丈夫跋倪。

  跋倪出生农村,家境贫寒,一直在为了前途而努力奋斗。我看重他的,除了他的上进心,还有他身上那种成熟可靠的男人魅力。对我来说,他既是我的丈夫,也如父如兄。

  我们结婚了,这个人将成为我这辈子的依靠。为了跋倪,我前后打掉过3个孩子,医生说再这样下去,对我的身体很不好。但不管有多么危险,我还是要给跋倪生个孩子。记得那时候,我做完剖宫产,跋倪看着我在病床上痛苦万分,很是心疼。“这孩子是你拿命换来的,我永远不会背叛你。”那话听着是多么温暖。

  他努力为着我们这个家奔忙着,起早贪黑;做生意需要关系,我也用尽我娘家的所有的关系帮助他。我们的生活眼看着一天天好起来,买了房,又有了车。

  但也就是那时候,我的心里还是有了隐隐的不安。

  去年年底,一个女子经常给跋倪发各种短信。我试着拨通了那个号码,对方解释说她是某酒店的业务经理,因为业务上的关系,自然逢年过节都要问候一下老客户,仅此而已。真的是这样吗?朋友说你不妨去查一下跋倪的通话记录,我想想还是算了,我应该相信他,因为他是我的丈夫。

  欺骗不了的欺骗

  “我愿意珍惜我的现在,珍惜和他在一起的缘分。缘是天定,分在人为,我信。”

  ―――选自凤莉刚结婚的日记

  我翻着凤莉的日记,看得出有那么几年,她对生活真是充满了希望和珍惜。凤莉把日记本拿过去,看了过去书写的内容,情绪跟着激动起来。“我曾经觉得自己的生活是可以把握的,我不希望这样的生活离我而去。但这能由我自己决定吗?我的丈夫离我越来越远,我所珍惜的并不被他珍惜。”

  一个月前,我回娘家探亲,跋倪突然打电话来,执意要开车来接我回去。除了开车上班和夜晚出去应酬,他已经很久都没有开车接我了。跋倪的反常的举动让我很奇怪,果然,在回家的路上,他对我说发生了一件事,要提前给我说一下。按他的说法,他前一天晚上陪朋友去唱歌,没去那家常去的歌厅,结果一个相熟的女陪唱威胁他说要打我的电话,找他的麻烦。

  跋倪的话疑点多多,我听着根本不信。于是我回答,既然这样,你可以报警,或者你把电话号码给我,我来跟她说。跋倪看我这样,只好又换了一套说辞。他说刚才没有对我说实话,其实那个女人是他的初恋女友,前段时间偶然碰到一次,在一起吃了顿饭。可真的是这么简单吗?我越听越不信,一股怒火在我心里渐渐升腾,我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有一点我可以肯定,跋倪在欺骗我。

  回到家,我对跋倪说,如果你再不和我说实话我就报警。不得已,他才对我坦白,他和一个陪唱的小姐好上了。他说那不是爱,他只是同情那个女人,因为对方离异,又独自一人带着个小孩。

  同情别人母子,难道就可以把自己的妻子孩子丢在家里不管,每天晚上去安慰人家?我的气不打一处来。

  生活不了的生活

  “是要活得快乐,还是活得正确?”

  ―――选自凤莉最近的日记

  知道实情的那天晚上,我简直要发疯了。我给我大学的同学,平时的朋友一个个打电话,我不知道我该怎么让心头的这团火平息下来。我觉得属于我的世界崩塌了。

  大学同学很快把我的事情告诉了冬锡,他给我打来了电话。自从我结婚之后,8年时间我们都没有再联系。

  冬锡告诉我他仍在原先的那座城市,他仍然没有搬离原先住的位置,他用了8年的时间,守候着大学的时光以及与我一起拥有的初恋情怀。这中间,尽管曾出现过一个与他到了谈婚论嫁地步的女子,可是却最终被他回绝了,因为他忘不了我。冬锡对我承诺,“假如你离婚,我会和你在一起的。”

  但我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事。即使我和跋倪离婚,我也绝不会和他再续前缘。冬锡如果有短暂的婚史,也许我反能没有压力地和他在一起。但他现在这样,和我在一起只会招人闲话。另外,我也不想被人说成我是为了和初恋在一起才离的婚。

  而且,冬锡虽然8年没有结婚,但我也不敢相信那全是因为对我的思念。以前的我会信,现在的我做不到了。

热门推荐

  1. “心病”该如何调节?
  2. 为什么字看久就不认识了?
  3. 容易生气动怒是怎么回事?
  4. 夏季当心情绪中毒,学会4招好预防
  5. 判断处女座是不是强迫症?这些年你误会过的强迫症
  6. 你不适合做他女友是为什么
  7. 中国人全球最怕老 “怕老”影响全身健康
  8. 年关情绪“四大怪”,缠住你了么?
  9. 有些焦虑是天生的
  10. 活得“轻飘飘”更焦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