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心理百科 » 心理咨询:得抑郁症 向谁求助?

心理咨询:得抑郁症 向谁求助?

  “一位心理科医生问我,是否曾经企图自杀,我不情愿地告诉他:‘是的。’我没有告诉他很多细节,因为没有必要。实际上,家里的好多东西都有可能成为我自我毁灭的工具,房梁、煤气、厨房里的刀……心脏病发作对我也很有吸引力,因为我可以不用对此负责。我还曾经想过让自己患上肺炎。我不放过假装意外事故的想法,比如,在附近的高速路上走到一辆卡车前……”

  ――一个抑郁症患者的自述

  当下,“抑郁症”这个名词已越来越为公众所熟悉,不幸的是,公众对它留下印象,往往是因为一起又一起名人或普通人的自我伤害或自我毁灭。很多鲜活的生命在这个标签下黯淡无光,也有很多人把“抑郁症”说成洪水猛兽,避之不及。抑郁症真的有那么恐怖吗?如果有一天,你很不幸地与它遭遇,是该去看昂贵的心理医生,还是求助于精神科医生?

  害怕丢人,大量患者选择默默忍受

  这是一组不得不让人注意的数据。

  抑郁症已经成为中国疾病负担的第二大疾病,国内抑郁症患者已经超过2600万人。

  根据有关调查数据,广州的抑郁症患病率约为2%,但根据有关专家估计,这个数字在5%左右更为合理。

  有文献报道抑郁症的自杀率约10%~15%。

  中国50%以上的抑郁症未被识别和治疗。

  综合考量这一组数据,我们不得不得出这样一个结论:抑郁症确实离我们一点都不遥远。

  徐贵云从事精神疾病治疗20余年,说起当下的抑郁症发病情况,他说最让他头疼的是相当多的患者不接受自己患有抑郁症的事实,更拒绝治疗。这些“潜伏”在社会各处的抑郁症患者,就这样默默忍受疾病带给自己的痛苦,直到崩溃的边缘。

  “相对于身体疾病而言,人们对于精神疾病的耻辱感要强烈得多,中国人尤其会觉得丢人,这是大量抑郁症患者未被识别和治疗的最重要原因。抑郁症又是外人无法观察的疾病,只要患者自己不说,身边的人很难捕捉到蛛丝马迹,当然也就无法带他去治疗。我们看到一些新闻报道,有些年轻人平常看上去好好的,突然就跳楼了,事后大家综合各种线索,才怀疑有可能是抑郁症。抑郁症最让人头疼的还不是治疗本身,而是患者的这种耻辱感。这种耻辱感又深深植根于我们的文化中,一时半会还消失不了。”徐贵云说。

  徐贵云经常遇到用假名字来就诊的病人。他说,他绝对不会在这些病人面前表现出任何异常。“用假名字来也比不来要强得多,怕的就是不来,一个人忍着,万一有一天受不了,就直接自杀了。一个抑郁症患者的自杀念头是随时随地会出现的,绝对令人防不胜防。”

  精神分析了数年,不如一剂药见效

  如果你发现自己已经身陷抑郁的泥潭,不管怎样挣扎都走不出情绪低落的怪圈,常常莫名其妙地哭泣,生活漫无目的,丧失了体验快乐的能力,不管怎样“把事情往好的方面想”都无济于事,这个时候,你该去哪里求助?

  时下的选择一般有两个,去接受心理咨询,或者,向精神科医生求助,这两种选择,哪一种更好?

  徐贵云丝毫不避讳自己的立场:“如果患者发现自己出现了抑郁倾向,应该第一时间向专业的精神科医生求助,否则很可能耽误病情。一个人情绪持续低落,原因是多方面的,很可能是抑郁,但也可能是大脑发生了器质性的病变,比如说,长了脑瘤。专业医生首先要排除这些可能,这都需要专业的医学训练作基础。一个不具备专业医学知识的人是很难进行准确诊断的。”

  一旦抑郁症得到确认,治疗方案孰优孰劣?是价格昂贵的心理分析更有效?还是精神科门诊价格相对低廉的药物治疗更有效?徐贵云称,最佳的治疗方案是“药物与心理辅导”相结合的治疗,但其中,药物的作用要占70%~80%,心理辅导的作用大概为20%。

  这一说法与有关学术研究资料一致。据美国马萨诸塞州立大学教授内尔卡尔森所著的生理心理学权威教材所载,自杀抑郁与大脑内某种神经传递物质水平异常低下有关――换言之,你情绪不好,确实是因为你的大脑“生病”了。抗抑郁药物能迅速改变这种神经传递物质的水平――换言之,它能给大脑“治病”,这也是抗抑郁药物能在两周内起效的原因所在。

  任何一种不借助于药物的心理治疗,都无法在如此短的时间内起效。美国曾有一位妇女状告自己的心理医生,称自己接受了几年的精神分析,抑郁症并无好转,而一剂锂盐却把她治好了,原因也在于“药物见效之快”。

热门推荐

  1. “心病”该如何调节?
  2. 为什么字看久就不认识了?
  3. 容易生气动怒是怎么回事?
  4. 夏季当心情绪中毒,学会4招好预防
  5. 判断处女座是不是强迫症?这些年你误会过的强迫症
  6. 你不适合做他女友是为什么
  7. 中国人全球最怕老 “怕老”影响全身健康
  8. 年关情绪“四大怪”,缠住你了么?
  9. 有些焦虑是天生的
  10. 活得“轻飘飘”更焦虑